无微不至信息网

信托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信托 > 《九民会议纪要》全解读

《九民会议纪要》全解读

九民会议纪要系列解读一:回购与营业信托

汪冬 张衡

2019年11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以下称“九民会议纪要”),其中第七章采用整章的篇幅就营业信托纠纷案件的审理进行了说明,其余章节也不乏有与营业信托案件纠纷相关的内容,这对统一今后信托纠纷案件的裁判思路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九民会议纪要》第88条规定:“信托公司根据法律法规以及金融监督管理部门的监管规定,以取得信托报酬为目的接受委托人的委托,以受托人身份处理信托事务的经营行为,属于营业信托。由此产生的信托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为营业信托纠纷。根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的规定,其他金融机构开展的资产管理业务构成信托关系的,当事人之间的纠纷适用信托法及其他有关规定处理。”

为更好地去理解营业信托,我们进行了大量的案例检索。在此过程中,我们发现,将时间段锁定在2012年至2019年,以“营业信托纠纷”为案由关键词进行精确搜索查找到的营业信托纠纷案件裁判文书共计381件,以“信托纠纷”为案由关键词进行精确搜索查找到的营业信托纠纷案件裁判文书共计1071件,而事实上每年因信托发生的纠纷数量远不止于此。因此,我们又以“信托”、“合同”、“义务”、“违反”这样的关键词进行了再次检索,出现了35284条检索结果,其中存在大量的“借款合同纠纷”、“委托代理合同纠纷”、“保证合同纠纷”案件。这表明,司法实务中在对营业信托纠纷案件的认定上,容易混淆信托与借款、委托、保证等合同的概念。这一点在回购业务中表现得尤为明显,我们想这也是《九民会议纪要》作出89条之规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九民会议纪要》第89条规定:“信托公司在资金信托成立后,以募集的信托资金受让特定资产或者特定资产收益权,属于信托公司在资金依法募集后的资金运用行为,由此引发的纠纷不应当认定为营业信托纠纷。如果合同中约定由转让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在一定期间后以交易本金加上溢价款等固定价款无条件回购的,无论转让方所转让的标的物是否真实存在、是否实际交付或者过户,只要合同不存在法定无效事由,对信托公司提出的由转让方或者其指定的第三方按约定承担责任的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当事人在相关合同中同时约定采用信托公司受让目标公司股权、向目标公司增资方式并以相应股权担保债权实现的,应当认定在当事人之间成立让与担保法律关系。当事人之间的具体权利义务,根据本纪要第71条的规定加以确定。”

基于此,我们觉得有必要就营业信托与回购的性质问题展开研究。

一、回购的性质

所谓回购,一般来说是指商事活动中,出卖人与买受人相互约定,在一定条件下由买受人或其指定的第三方买回自己出售的实物或权利。回购并非固有的法律概念,不同场景下回购的性质也不尽相同。从形式上看回购具有买卖属性,但不同于买卖的是,回购是为了实现资金融通,其最终目的是防范交易风险,或是建构不同交易结构。因此实践中关于回购的性质观点并不统一,信托活动中的回购自然也不例外。关于信托公司与出让方之间回购合同的性质,在《九民会议纪要》出台之前实务中存在较大的争议,主要存在以下三种观点:

(一)回购合同属于营业信托合同

(2016)最高法民终233号营业信托纠纷案,最高院认为,根据《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等信托业监管规定,在具体的信托计划项下,信托公司可以采用“买入返售”等信托资金管理模式。信托公司采用资产收益权转让暨回购的方式管理信托资金,并发行相应的信托计划,与信托贷款业务存在区别。在信托公司取得特定资产收益权期间内,特定资产产生的任何收益均属于信托公司所有,信托公司的收益不是固定收益。《特定资产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实则存在两种法律关系。其一,是受让方和转让方基于信托合同的条款安排转让特定资产收益权所形成的信托法律关系。其二,转让方(回购方)和受让方之间基于收益权的回购合同形成的回购法律关系。双方当事人均有设立信托的意思表示,因此,由此引发的纠纷属于营业信托纠纷,而非借贷纠纷。

(二)回购合同属无名合同

(2017)最高法民终907号合同纠纷案,最高院认为,《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的 “买入返售”分为买入、返售两个阶段,包含信托公司向合同相对方买入资产、信托公司将该资产返售给该合同相对方的两个转让合同关系。“买入返售”模式的每个阶段,均应符合合同法规定的买卖合同之构成要件。事实上,在《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下,信托公司仅间接获得目标公司经营、管理、处置、转让标的股权等所产生的收益,其实际控制但并不参与能够产生收益的标的股权的经营管理,而且信托公司并不承担买入标的股权收益权期间的风险。双方的真实交易目的在于通过出卖而后回购的方式以价金名义融通金钱,因此《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不属于合同法规定的有名合同,此类协议的性质与合同法分则中的借款合同最相类似。

(三)回购合同属于借款合同

(2018)皖民初35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中,安徽高院认为,《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约定的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并不是为了让受让方公司取得该收益权,其真实目的是向转让方公司提供融资。而且合同约定的回购价款并不是根据应收账款本身价值确定,而是根据投资本金加投资溢价之和确定,该投资溢价的计算方式与借款利息计算方式并无二致。同时该合同还对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价款用途作出约定,该项约定不应成为转让合同的要素,反而符合借款合同对借款用途约定的典型特征。因此《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合同》应认定为借款合同。

通过以上案例我们可以发现,在类似《股权/收益权转让回购合同》的性质认定上,争议主要出现在借款合同法律关系与营业信托法律关系的判断上,因此我们有必要先了解营业信托的实质。

二、营业信托剖析

信托分为营业信托(商事信托)和非营业信托(民事信托)。简单地说,营业信托是指受托人以营业为目的而接受的信托。 通常认为,信托公司采取《信托公司管理办法》第十九条规定的投资、出售、存放同业、买入返售、租赁、贷款等方式管理运用或处分信托财产的都属于营业信托。

相关信息: